AMS dating bones

放射性碳测年 – 淡水(DOC)

推荐样品量 (更小样品也可以测试 – 请提前 联系我们)
仅水样DOC测年:500毫升,水样DIC和DOC测年:1升
推荐容器
琥珀色玻璃瓶,尽量装满减少顶部孔隙。对于1L样品,可使用 窄口琥珀色玻璃瓶,盖紧瓶盖保证封闭。
注意:实验室目前只能对淡水的溶解有机碳(DOC)水样进行放射性碳测年,我们可为所有水样样品都提供13C测试。
请不要对水样进行任何化学处理

注意:费用包括d13C测试、质量保证报告和24小时随时访问报告系统的权限。如果要求测试 d18O和d2H稳定同位素,则需额外收费。

请提前告知我们您的水样是否含有盐,或是否出现在任何使用过人工标记14C的地点附近。收集和/或运输的水样容器必须是新的,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

BETA实验室不能接收经过氯化汞(HgCl2) 或者氮化钠 (NaN3)处理过的淡水水样。我们实验室没有处理这些有毒物质的能力。

采集样品

Bottle
  1. 一定要在您想研究的深度采集相应的水样。
  2. 塑料瓶可用于样品采集,但是我们更推荐玻璃瓶,因为更有利于长期保存。
    塑料瓶和玻璃瓶在使用前必须用10%盐酸(HCl)预先清洗,并用去离子(DI)水冲洗,以去除任何可能的污染物。玻璃瓶还应在450摄氏度的温度下加热6小时,以进一步确保不存在污染物。
  3. 在使用过滤器收集最终样品之前,至少用样品彻底冲洗瓶子2次。使用孔径在0.2-0.7μm之间的过滤器。
  4. 用样品装满瓶子,尽可能减少瓶子顶部空间。
  5. 如果样品需要长时间存放,请必须保证在在3-5摄氏度(37-41华氏度)的条件下冷藏。
  6. 用胶带密封瓶子和瓶盖之间的空间,以防止运输过程中二氧化碳(CO2)与大气交换。

其他建议

  • 请在样品瓶外用不褪色墨水或防篡改标签清楚地标明样品信息。
  • 最好在采集寄送样品前测试水样酸碱度、盐度和溶解有机碳浓度,但这不是必需的。
  • 采集水样时不要添加任何化学物质,包括酸或常见的用于样品保存的化合物。
  • 将地下水储存在聚丙烯(PP)瓶中超过500天可引起同位素效应(Takahashi,2015年)。建议将需要长期保存的样品收集并保存在玻璃瓶或聚丙烯腈(PAN)塑料瓶中。​

如过可以的话,样品应冷藏(不是冷冻)。可以使用冷藏效果好的急救冰袋;它们可以确保样品在寄送运输过程中不会过热。

在将样品放入冷却器或包装箱之前,瓶子应放在塑料袋内并密封以防泄漏。请在包装箱内放入足够的缓冲材料以防破损。
注意:BETA实验室不会退回水样、瓶子或冷却器。

我们建议您使用顺丰或EMS寄送样品包裹,并请将快递信息告知我们以便追踪您的包裹。

溶解有机碳(DOC)是海洋中最大的有机物和还原碳库,其含量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大致相等(Beaupr_2007)。DOC也存在于陆地生态系统中,并在全球碳循环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为它能够在不同的生态系统载体之间运输碳(Kolka,2008年)。DOC可来源于生态系统外部(大气碳、远距离运输)或生态系统内部(植物/微生物或土壤/沉积物),另外,在氧气含量较低的环境(如沼泽)中出现有机质含量较高的现象并不少见(Bruckner 2016)。

测试DOC中的放射性碳是了解识别淡水和海洋中DOC来源与循环过程的非常有用的工具(Xue 2015)。虽然仅绝对年龄就可以提供关于DOC中所含碳源的信息,但当与其他信息相结合使用分析时更加有用,如13C值或其他来自营养盐(如磷酸盐或硝酸盐)的稳定同位素值。这是由于DOC在营养循环中的角色和在生态系统中的可用性决定的。

与生态系统中的其他营养物质一样,DOC中的放射性碳和稳定同位素测试可以更全面地了解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当沿着流域、农业区的横断面采集样品时,这些数据可用于量化老碳源和现代碳源对DOC碳库的贡献,测试水质并最终确定对特定的生态系统的影响。例如,佛罗里达大沼泽地的原始区域具有现代或近现代的放射性碳年龄,这表明来自“古老”碳源(如泥炭沉积物)的贡献相对较低,来自现代碳源的贡献较高,CO2的摄取主要来自本地湿地C3植物对大气二氧化碳的吸收(Stern 2007)。

参考文献:

  1. Secular change of stable carbon isotopic ratio in groundwater samples during their storage in laboratory, Takahashi H., Handa, H., Minami, M., Aramaki T., Nakamura, T., Japan Geoscience Union Meeting 2015.
  2. Beaupré, S. R., Druffel, E. R., & Griffin, S. (2007). A low‐blank photochemical extraction system for concentration and isotopic analyses of marine dissolved organic carbon. Limnology and Oceanography: Methods, 5(6), 174-184.
  3. Kolka, Randall, Peter Weishampel, and Mats Fröberg. “Measurement and importance of dissolved organic carbon.” Field measurements for forest carbon monitoring. Springer, Dordrecht, 2008. 171-176.
  4. Stern, J., et al. “Distribution and turnover of carbon in natural and constructed wetlands in the Florida Everglades.” Applied Geochemistry 22.9 (2007): 1936-1948.
  5. Xue, Y., Ge, T., & Wang, X. (2015). An effective method of UV-oxidation of dissolved organic carbon in natural waters for radiocarbon analysis by accelerator mass spectrometry. Journal of 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 14(6), 989-993.